八月一日漫谈南昌起义中的小细节

今天是八月一日,也是建军九十周年的日子。八一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反动派的第一枪,在电影电视荧屏上多次得到再现。最新上映的大片《建军大业》好评不少,争议也蛮多。前天特意找个时间看了一下,看完整个的感觉像是看了一部《变形金刚》,从头至尾枪炮轰鸣,一个字:燃。难怪有网友评论这部影片是革命历史题材版的《漫威》。这部电影的导演是来自香港的刘伟强,他是摄影师出身,成名作是为王家卫的《旺角卡门》当摄影,导演生涯中最出名的影片是二十年前的《古惑仔》系列。《建军大业》中的战争场面秉承了香港电影的传统,那就是子弹打不完、炸弹不停炸。

事实上1927年的中国积贫积弱,张作霖的安国军、蒋介石的嫡系部队,所能拥有的军火都是很有限的。电影中出现的苏联制“莫辛纳甘”步枪,在中国军队中属于稀罕物。一个班能配两三把枪,每条枪能配几十发子弹,那就不错了。当时打仗,每一发子弹都是数着打,“马克沁机枪”能有上一挺,绝对可以占山为王了。用的时候也是关键时候拿出来扫射几下,连打几百发子弹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vnme.net/,维里皮斯先不说很容易卡壳,就是用来冷却枪管的水,都供应不上。

博物馆中珍藏的朱德配枪,是德国毛瑟出品的名牌货,朱德珍藏了一辈子,上面刻了几个字:南昌暴动纪念 朱德自用,可见当年军人对枪械的珍重

电影高潮部分的“三河坝分兵”,是南昌起义以后重要的一场战役,如果没有断后部队在三河坝的牺牲,恐怕起义部队很难从军队的围追堵截中脱身。但那场戏最后拍到蔡晴川营长引爆炸药和敌人同归于尽,那就太不尊重历史事实了。从各种回忆中都可以想象那场战斗的惨烈,因为缺乏子弹,我军在汽油桶里放鞭炮迷惑敌人,怎么可能端得出机枪大炮和敌人战斗。最后壮烈牺牲的时刻,是刺刀见红、刀刀入肉的白刃战。那场战役我军只幸存两名负伤先撤的战士,其中一人是后来的开国大将许光达。

电影一开头,反映了发生在上海的“四一二惨案”,由张涵予扮演的杜月笙,我个人不太喜欢。杜月笙把我党杰出的工人领袖汪寿华“做掉”,是四一二惨案中一场重场戏,电影里非常细致地描写了反动派杀害汪寿华的细节,张涵予也用夸张的表演试图突出杜月笙的人物性格。可惜在历史记载中,这段戏并没有那么多戏剧冲突,汪寿华到宁海路杜月笙公馆赴宴,进门就被打晕。杜月笙当时说的是“不要在这里做”,于是手下喽啰把汪寿华抬到枫林桥活埋了。“人狠话不多”,这才是杜月笙。第一杯酒我敬你这个人……第二杯酒我敬你的信仰……张涵予把杜月笙演成座山雕了。

出乎我意料的是《建军大业》中出现了斯励的形象,斯励由陈赫扮演。历史上的斯励疑团很多,很多事情至今没有结论。大致来说,他的哥哥斯烈,四一二惨案时是的师长,对我党大开杀戒。当时周恩来同志身处险地(也有人说他一度被捕),斯励利用哥哥斯烈的影响,救了周恩来。

但是命运的荒诞程度出乎所有人的想象。1931年中共特科负责人之一的顾顺章被捕叛变,为革命需要周恩来同志在现在天平路(当时叫姚主教路)的顾顺章寓所处决了顾的家人。事不凑巧,斯励当天正好在顾宅打麻将,于是一起被杀死了。

《建军大业》最富争议之处在于众多“小鲜肉演员”的演出,听说有革命先烈的后人联名抗议。“小鲜肉”我不熟也叫不上名字,只能说电影中出现的年轻演员,他们的精气神还是不错的。演技有点夸张是必然的,但毕竟是艺术作品,表情、动作、台词,都是允许合理想象甚至虚构的。

电影的制景比较真实,但说到电影的服装,我就不太认同了。和武器一样,中国军队当时的军容也是不太讲究的,同一支部队中穿不同颜色、不同制式的军服,是常事,原因也是条件有限。电影中出现的人物都是一身合身的军服,绝对是高级定制的范儿。要知道人民军队的作风是艰苦朴素,军装料子那么好,当时的条件下是不现实的。

叶挺的独立团号称“铁军”,这是北伐期间该部的老照片,部队的服装还是比较简陋的,普通士兵都是绑腿加草鞋

《建军大业》中由朱亚文扮演的周恩来,在服装上也值得商榷。各位读者今天出门走一圈就知道了,8月1日室外的气温是什么样子,虽然说九十年前可能比现在凉快一点,但再怎么说也凉快不到哪里去。我特意查了南昌的天气预报,今天最高温度32度。旧时代的军人,穿军服是职责所在。但在便装戏当中,导演能不能考虑一下当时的气候条件呢?显然没有。

《建军大业》中出现的周恩来形象,盛暑时节,想必谁也不会在衬衫外头再加一件毛背心吧!

1981年汤晓丹导演的电影《南昌起义》中,周恩来和朱德在不穿军装的时候,都是衬衫撩袖子,手上拿把蒲扇,明显更符合历史真实

当然,写了那么多只是我对《建军大业》这部电影的“望野眼”,电影是艺术品,是后来人了解历史的重要渠道,历史观点、历史结论,这是党史上已经明确的。但在历史细节上如果不考究,后人看了就会觉得不真实,也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